为了击败张一鸣,腾讯要在内部再造一个字节跳动?

  • A+
所属分类:篮球资讯

文 | 紫晴

出品 | 网易科技《态℃》栏目组

4月15日,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宣布新一轮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这是PCG自2018年9月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调整。调整的背后,代表了短视频崛起,不断侵占用户时间的环境中,腾讯不想放弃内容业务。

此次变动,最大的调整也是在视频领域,PCG组建了“在线视频BU”,整合了腾讯视频、微视、应用宝业务,继续发力视频赛道。涉及到人事方面,腾讯副总裁孙忠怀担任该BU的CEO,主管内容、运营和会员体系;腾讯副总裁林松涛担任该BU总裁,主管产品体系和技术。据公开信息显示,林松涛与孙忠怀均为腾讯的“老人”。

林松涛曾主导QQ空间、应用宝等明星产品,此前还担任过天天快报的负责人。孙忠怀则推动了腾讯讯网和腾讯视频的崛起,在影视方面领域有着深厚的资源。

腾讯副总裁姚晓光此次兼任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社交平台业务负责人,接替腾讯副总裁梁柱,主管QQ。姚晓光同时也是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旗下天美工作室群总裁,是腾讯游戏业务的核心高管。据悉,近年来,他推动了马化腾极为重视的腾讯未成年人保护体系的建立。原社交平台业务负责人梁柱被任命为腾讯音乐娱乐集团CEO。

而腾讯副总裁陈菊红不再负责腾讯新闻业务,将调往其他BG,另有重要的业务任命。腾讯新闻的负责人另有任命。陈菊红在腾讯新闻多年,是资深新闻人。目前腾讯新闻新一任负责人还未有明确消息。

这一系列调整,能给腾讯带来多大的改变,仍是未知。

短视频的挣扎 腾讯的焦虑

腾讯在短视频领域一直有执念。抖音、快手这些年来的崛起也让腾讯不得不加码短视频来防御。最多的时候,腾讯大概做了20余个短视频产品,包括微视、闪咖、企鹅看看等。而众多短视频产品,能被人说出名字的可能不过寥寥,微视或许算是其中知名度稍高一些的产品;不过,一位腾讯PCG内部员工告诉网易科技记者,“今天的微视,有点像昨天的腾讯微博”。

早在2013年腾讯就推出了“微视”,而后被边缘化,2017年被正式关闭。随着短视频的风靡,腾讯又重新开启微视:2018年4月,微视重现江湖。

腾讯内部对微视的投入也不小,红包营销、资源注入,但这并没有让微视出现爆发式增长。据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快手日活在3亿左右,抖音在6亿左右,腾讯微视的日活仅约在四千万到五千万之间。

“微视有人用吗”,甚至连腾讯自己的员工都有这样的疑问。

接近腾讯内部人士表示,调整的直接原因就是微视做不起来,而长视频的时长也会被短视频侵蚀,腾讯此次调整也可以看作是一次战略协同。 “战略上是要打通长短视频。”内部人士称,按照以往的风格,实际上执行起来,不知道微视会不会慢慢黄掉。

在腾讯新闻方面,此次陈菊红的调离,即将上任的新负责人不知道能否给腾讯新闻带来新的活力;此前腾讯曾指望天天快报能够牵制今日头条,这一尝试最后无疾而终。

以此而言,面对字节跳动的入侵,腾讯如今可打的牌并不多。

相比市值万亿港币的快手,即将上市的字节据说估值已经接近4000亿美元;对腾讯来说,面对一个如此强大的竞争者,不可能不焦虑。事实上,字节内部两年前就开始在长、中、短视频融合的尝试,抖音作为短视频头部app,日活至今能实现自然增长;西瓜视频的诞生,就来自于头条后台视频内容数据的不断增长,从而得以单独发展中长视频;而字节内部员工表示,抖音、头条和西瓜视频三个app之间也一直在形成协同。这样来看,在视频领域,字节的生态已率先走出一步,快手也不甘落后,加码商业化,通过直播业务深入到各个垂直赛道上。

行业分析人士认为,内容平台的竞争不是短期竞争,“但短视频已经抢占了很多用户时间,腾讯不能陷入被动。”

腾讯首先在版权上发力。4月9日,包括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在内的逾70家影视公司、平台和协会发布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呼吁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希望形成“先授权后使用”的良好行业生态。随即,4月10日,腾讯视频提高会员价格为连续包月20元,而爱奇艺此前已经提高了会员价。

此次在BG下面设立BU,在腾讯尚属首次,这或许可以彰显腾讯将视频业务拧成团来实现竞争力增长的决心,任宇昕正在一块块铺垫腾讯新文创发展的基石: 2020年,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被委派接任阅文,这是任宇昕布局的第一步;此次天美工作室的姚晓光负责QQ、腾讯音乐的负责人进行调整,可看作是第二步。

架构调整后 愿景能实现吗?

在某一年的腾讯年会上,“深井效应”这个概念被提出。

什么是组织中的深井效应?在组织中,分工可以提高产出效率,但是分工的过度细化则会造成员工只被眼前的事项所驱动。随之而来的就是员工只会被事务型工作推着走,部门墙就渐渐形成,于是部门本位主义就会越发严重。

这时候,各部门就好像处在不同的深井之中,只能看到眼前自己的利益,看不懂整体利益,内耗就会越来越严重。

腾讯内部早就看到了这个问题,而酝酿已久的改革也一直在进行。在2018年的9月30日,腾讯进行了公司历史上第三次架构调整,新成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原社交网络事业群(SNG)、原移动互联网事业群(MIG)、原网络媒体事业群(OMG)中与社交平台、流量平台、数字内容、核心技术等高度关联且具有高融合性的板块,被拆分和重组,整合原有的新闻、视频、文学、音乐、动漫、体育等多个内容产品,成立了PCG。

此次PCG的调整,在人事上有了非常大的改变;以往腾讯一直以来对VP进行单独考核,任宇昕在接手PCG后,用合伙人制将PCG的所有VP拧在一起,VP们的利益被绑定。从此,整个PCG的业务与所有合伙人的年终激励相挂钩。

打通资源,打破深井,这是腾讯的愿景。和新生代互联网公司譬如字节跳动相比,腾讯需要提升的可能不只是业务上的布局与创新,甚至在组织能力上也需要跟进。

据公开报道显示,在字节内部,很多员工都有“层级淡化”的感觉,他们不要配合更多的规则,而是通过常识来进行行动;每个双月,字节跳动都会制定业务目标“OKR”,员工在OKR指导下做事,对齐目标,而OKR制定的核心是字节的中台,中台主要是一个数据中心,它每天都在收集、挖掘各种各样的数据,从而来支持字节的各个业务,提供用户画像。这样字节的业务就跑起来了。

腾讯呢?

(责任编辑:王凤枝_NT2541)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