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笔】阿兰-休斯顿:命中致胜球之后

  • A+
所属分类:即时比分

“休斯顿的出手砸在了篮框前沿……球进了!!!”

那个画面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那是1999年我在面对热火的季后赛里命中了一记制胜球后,现场解说员格斯-约翰逊兴奋地喊出了这句话。直到如今还是会有人遇到我让我回忆一下这次制胜球,一周至少一次吧,有的时候在机场,也有在杂货店排队结账的时候。我会想起这次制胜球对我的意义,以及对纽约这座城市的意义。

有意思的是,时隔20多年我再回忆起这次制胜球,或者是和年轻人们谈起这件事,我不会去描述当时的具体情况或者球馆紧张的氛围,甚至我命中制胜球这件事本身都不重要。我想说的是,为了这次制胜球我的付出、执行力以及机遇,人生也是如此。

那一球掉进篮筐之后,那一刻我的脑海里想的是:我们在如此重大的比赛里击败了东部头号种子迈阿密热火,而下一秒就浮现出我的家乡路易斯维尔,我想起父亲在车库门上为我打造的篮框,想起七岁的我就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命中一记制胜球。

从一个投篮沾不到框的七岁孩子,到高一便入选校队首发,拿下州冠军当选全国前五高中生,去到田纳西大学在父亲手下打球,拿到本科学位,入选全美最佳阵容,到最后以乐透秀的身份进入NBA。你能想象我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吗?我能有机会出手那记制胜球,机遇也很重要,如果我没有来到纽约,没能在尼克斯和热火竞争最激烈的时代为一方效力,那记制胜球都不会存在。可能没有多少人知道我是怎么来到尼克斯的,一切要从一通电话说起……

在我妻子的口中,打电话来的人名叫“帕特-休伊”,正是这通电话开启了我在纽约24年的职业生涯,以及经历的起伏和命中的关键球。记得当时是1996年,离开活塞成为自由球员的我待在密歇根的家中,彼时的我并不知晓尼克斯想签下我,然后电话响了。我的妻子,当时还是未婚妻,她不怎么关注NBA,也不认识联盟里除活塞以外其他队伍的球员,当然这并不影响我爱她。妻子去到客厅拿起电话对我说:“有个叫帕特-休伊的人找你,或者叫帕特里克-休伊,我没听清楚。”我当时也感到困惑,眯着眼睛接过了电话,没想到这通电话并不寻常,不是什么帕特-休伊打来的,而是大名鼎鼎的帕特里克-尤因!

1982年我在路易斯维尔的超级圆顶体育馆亲眼见证了,前乔治城大学男篮主教练约翰-汤普森和帕特里克-尤因在NCAA四强赛里击败了我父亲执教的路易斯维尔红雀队。那时候的我感受到了尤因在球场的统治力,从11岁开始他就成了我的偶像。没想到如今这个人竟然亲自打电话给我,邀请我去尼克斯和他并肩作战,这种感觉太不真实了。

我和尤因聊了10分钟左右,几天之后他便搭乘私人飞机来到底特律,接我和我父亲一起去纽约玩玩。到了球队为我预订的酒店,第一件事就是躺倒在沙发上放松下来,然后便打开了电视,之后出现了让我难以忘记的画面。电视里出现了侦探剧《神探可伦坡》的主角扮演者彼得-福克,他冲着我说:“你好,我们需要你阿兰。你是球队缺少的拼图,请你来麦迪逊广场花园为尼克斯打球吧!”然后又出现了一个人——斯派克-李,他大概说的是:“阿兰,你是球队的最后一块拼图,来纽约吧,帮我们拿下总冠军吧。麦迪逊广场花园是篮球界的圣地麦加,来吧,阿兰!”

这太疯狂了,这段视频我永远忘不掉,而且这也是尼克斯招募我的过程中让我记忆最深刻的一部分。我实在没料到他们会请来彼得-福克,我的妻子连帕特里克-尤因都不认识,她都认识福克扮演的角色可伦坡。

最后我决定加盟了尼克斯,我感觉他们需要我,认为我是球队争冠过程中的关键部分。也正是尤因把我接到纽约的那次经历,让我和这座城市建立起了联系。尽管去到纽约意味着可能会遭受更多的质疑,但是球队给了我家的感觉,这很重要,从小的时候开始家庭和社区就是我非常在乎的东西。

小时候我住在路易斯维尔西区的大道,那里是我的天地,是我整天耀武扬威的地方。母亲如果想让我难堪,就会调侃我:“这条大道出过两个奥运冠军,两个人还是邻居,在同一个地方长大,相隔两扇门,他们就是阿兰-休斯顿和穆罕默德-阿里。”没错,这句话的重点是我和阿里曾经是邻居。

路易斯维尔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给过我许多启发,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父母对我的激励。父亲是个很有风度的男人,有威严和领导力,而熟悉我家庭的人会知道,母亲是家里的主心骨,扮演者坚强的妻子和三个孩子慈爱的母亲角色。母亲创立了国内最大的少数族裔公司,对待我的队友也非常暖心,将我们凝聚在一起。现在想想,有这样的父亲和母亲,又有这样的社区环境,我想不成功都很难。当然,我还是需要自己去学习很多东西。

从田纳西大学取得了非裔美国人研究学位毕业后,我参加了选秀大会,活塞在首轮第11顺位选中了我,将我带入人生的新阶段,当时我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回想起来,底特律的那段时光对我很关键,周围的人不断地激励我,向我提出挑战。经历了坏孩子军团的遗留问题,见证了球员之间、球员和管理层之间不断地争吵。不过幸运的是,我得到了两位可能是NBA历史最佳后场球员的指导——乔-杜马斯和伊塞亚-托马斯,我和他们形影不离。学习他们的习惯和为比赛的准备,聆听他们的沟通方式,这两位是入选名人堂的传奇,他们既成熟又严肃。

像杜马斯和托马斯这样的人让我明白了职业球员应该是什么样,应该怎样对待工作,并以他们为职业生涯的目标。当你周围有优秀的传奇,你很难不向他们学习。如果教练道格-柯林斯让杜马斯来教训一下我,那么他一定会非常愿意来“指点”我一下。虽然这种滋味不好受,但是我喜欢。我见过杜马斯和乔丹的对位画面,知道他有着怎样的竞争意识,所以让我更加尊重他。杜马斯并不年轻,身体却依然强壮,依然具备球场上的影响力,是联盟里最全面的球员之一。我接受了杜马斯提出的挑战,因为我知道我会因此变得更好,帮助我达到更高的水准。

来到活塞的第二年,球队选中了格兰特-希尔,当时的我已经有了不小的成长。希尔的到来给球队带来了巨大的提升,柯林斯教练一直和我们说,他以前是如何执教乔丹和皮蓬的,如何激励他们不断成长,我们从中认识到了一些事情。主要是关于刻苦训练的重要性,以及那个时候联盟竞争有多么激烈。就拿我在活塞第一年的那些队友来说,技术再娴熟的球员每天中午都会午饭便当来训练,不会浪费一点时间,即使他们已经是世界顶级的职业球员。

当我加盟尼克斯的时候,纽约和迈阿密之间的争斗已经很激烈了。我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是说实话我没想到会看见教练冲进球场拉架的画面,也没有见过队友们互相推搡着坐到板凳席上。某些方面来看,热火和尼克斯的比赛过程肮脏几乎是必然的,这两支球队太像了。时任尼克斯主教练的杰夫-范甘迪在帕特-莱利身边做过多年的助理教练,所以来到尼克斯后延续了热火的执教方式,当然也加入了一点自己的东西。尼克斯现任主教练汤姆-锡伯杜当时是我们的助教,他经常耗费数个小时陪我们在训练房打磨技术。

当时的热火和尼克斯有很多交集,尤因和莫宁都是来自乔治城大学的中锋,拉里-约翰逊和莫宁在夏洛特还有过一段故事,帕特-莱利还执教过尼克斯。总之热火和尼克斯彼此已经非常熟悉了,甚至连发生冲突对方拳会从哪挥出来什么时候挥出来都清楚,当然能不能扛住就是另一回事了。越是熟悉的对手产生冲突就会越较劲,所以1997年季后赛系列赛第五场,PJ-布朗和查理-瓦德起摩擦的时候,说实话我的第一反应是怎么到现在才打起来,那些年热火和尼克斯没多打几次架还让我挺意外的。

系列赛G5的冲突被外界讨论过很多次了,最让我难以介怀的倒不是冲突本身,而是联盟的处罚决定。我们队里最优秀的五位球员之后两场比赛全被禁赛,要知道G5比赛之前我们已经3比1领先了,手握三个赛点。我感觉是联盟把胜利从我们手上夺走了,第六场尤因、查理和我被禁赛,我们回归后第七场比赛约翰-斯塔克斯和拉里-约翰逊不能上场。我们这边一共禁赛了五人,而热火只有一人。这让我感到很无奈,第六场比赛只能在家躺在沙发里看,不停地摇头叹息。

到了第二年,我们在季后赛首轮又遇到了东部的头号种子热火。首轮比赛临近结束,我们队的拉里-约翰逊猛推热火中锋莫宁,莫宁挥拳就打。范甘迪教练第一时间跑进场去拉架。为了保护球员,情急之下,范甘迪死死抱住莫宁的大腿,被强悍的莫宁在地板上拖出几米之远。这个画面人们一直都留有印象,因为太荒唐太少见了,但对于我们这些范甘迪手下的球员而言,并不意外。

范甘迪教练一直都是这样,为球员着想,不避讳当面指出你的问题,敢于表达自己的观点。他的出发点总是好的,希望每位球员都能打出最好的表现。记得我在范甘迪教练手下打球的时候,他有个很有意思的习惯,喜欢亲手写一些小纸条塞进球员的酒店房间门底下。比如夸赞某位球员防守端的进步或者造罚球的表现,鼓励球员继续努力;还有对球员提出要求,比如拼抢更多的篮板、更专注于盯防的球员或者太容易被掩护挡住等等。更重要的是,这些纸条不是打印出来的,而是范甘迪教练亲手写的,这就是老派教练的代表,也是我所认识的杰夫-范甘迪。

训练的时候,范甘迪也会和球员产生争执,不过就像我前面说的,他的出发点总是好的。如今这个时代能更成熟地处理矛盾的球员和教练变少了,可能由于社交媒体的发达,让一切问题都被暴露在网络上。能够妥善地处理和别人的矛盾,解决问题在逆境中前行的能力是很重要的。所以我欣赏范甘迪的为人处世,敬重他解决问题的方式方法。

对了,有个我和范甘迪之间的故事我没和别人提起过。那是我加盟尼克斯的几年后,一天我正在健身房锻炼,范甘迪教练突然进来了。他来到我跟前对我说:“嘿,告诉你个事,我们可能会交易来米奇-里奇蒙德。”

“真的吗?你们能交易来米奇?”

“是的,我想先告知你一下,免得到时候你听到消息会觉得太意外。”

当时我真的非常兴奋,米奇是联盟里最优秀的后卫之一,能和他一起打球太棒了。同时,我也感谢范甘迪教练提前告知我了。想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范甘迪的用意,球队可能会拿我去交易米奇-里奇蒙德。我开始感到有些受伤,不过也能理解这是笔生意。范甘迪教练一直与我们坦诚相待,他不想对我们有所隐瞒,而管理层没有一个人和我说。虽然最后这笔交易没有成功,但我对范甘迪教练的敬意更甚了。而且我确定不止我一人,很多人对范甘迪教练怀有同样的敬意,欣赏他的激情和热情。

故事再说到1999年我命中的那记制胜球,那是我职业生涯最伟大的时刻,不过我投进之后没多久,范甘迪教练却很生气,现在想想还挺有意思。很多人都记得我在系列赛G5面对头号种子热火命中的致胜球,但大都不记得球进之后还剩下0.8秒的时间。热火的进攻回合特里-琼斯出手了一记投篮,裁判认为出手有效,即使没进范甘迪也一下子就火了,跑去和裁判争论。然而同一时间我们却在庆祝比赛的胜利,准确来说,所有人都在庆祝除了范甘迪,我欣赏他的原则。

常规赛冲刺阶段我们赢下了8场比赛里的6场,以东部第八的身份赶上了季后赛的末班车。首轮对上头号种子热火,加之此前双方的恩怨纠葛,纽约城陷入了疯狂。命中那记致胜球也是我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刻之一,很希望最终我们能拿下冠军,虽然没有但我不希望这会影响到这记致胜球的意义,我知道纽约的球迷们是不会忘记的。有那种在街上直接拦住我的球迷,他指着头顶的疤痕告诉我,就因为我投进的那颗球他过于激动,从椅子上跳起时撞上了天花板的电风扇。还有的球迷说,因为那一球他太激动,冲出门外没注意一脚踩空崴到脚,不得不赶往急诊室。好吧,这种事基本都发生在纽约。

很快我就50岁了,我想再去纽约城逛一圈,感受一下球迷们真实的情感,传达一下我对他们真实的爱。退役这么多年了,我至今仍然重视回馈社区,这也是我一路成长过来的收获。2005年正式宣布退役后,我在尼克斯担任过很多职务,除了分享我的比赛经验,还有建立起球员对球队的认同感,明确球队的目标,提升球队效力尼克斯的自豪感。在此过程中,我会将自己的所得毫无保留地分享出来。

早在20多年前,我的家人就开始做类似的事情。如今我们为了加强父亲和孩子们之间的联系,成立了休养所。以一个父亲的身份,促进全球各地的年轻人们和父亲之间的情感。除此之外,我还和NBA合作推出了呼吁社会公正的系列产品。公司百分百由黑人控股,产品原产地在非洲,所得收益用来支援非洲新一代的年轻人,扶持有色人种的产业和社区经济。

最后的最后,我想强调一句,不要看衰新赛季的锡伯杜教练和尼克斯的年轻人!

原文:Allan Houston

编译:晴天

球员亲笔

【来源:直播吧】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