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服装巨头“破产”!关店超2000家 拖欠员工工资

  • A+
所属分类:即时比分

学生时代的大牌一个接一个地没落了。

继拉夏贝尔、真维斯、达芙妮之后,这次轮到女装品牌艾格了……

自法国艾格集团于2018年出售中国成衣业务,艾格在中国就先后面临大规模关店、被申请破产、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拖欠员工工资等一系列问题。

女装品牌艾格被申请破产重整

资料显示,上海艾格服饰有限公司已于去年被上海陆洲针织服饰有限公司申请破产重整,经办法院为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案号(2019)沪03破155号。

据民事裁定书信息,上海陆洲针织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陆洲”)曾因加工合同纠纷,与艾格公司对簿公堂。2018年12月,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由艾格公司支付上海陆洲449.73万元。然而艾格公司并未履行相关义务,上海陆洲遂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9年3月,因艾格公司名下暂无可供执行的财产,最终执行程序被终结。

因此,2019年7月,上海陆洲以艾格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其进行破产清算。2019年10月8日,法院作出沪03破155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债务人艾格公司破产清算一案,并指定了管理人。今年3月,破产文书被送达艾格公司。

不仅如此,艾格于1994年进入中国市场时设立的分支企业——上海英模特制衣有限公司也同时被申请破产重整。

截至目前,两家公司涉及的法律诉讼合计高达超过1500件,主要集中在劳动争议、劳动合同纠纷、加工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并多次被列为被执行人,和失信被执行人。此外,其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吕益逊已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

双11众多款式1折变现

今年双11,上海破产法庭公众号发布的一则“双11特辑”消息,更是以“全场一折”的跳楼价处理艾格的剩余资产。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披露的案件文书显示,根据上海陆洲针织服饰有限公司的申请,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10月8日裁定债务人艾格服饰破产清算。

这批服装上架的店铺名称是“上海艾格管理人特卖店”。

目前相关网店中仅剩一款商品,售价仅为39.9元,销量超过200件。

曾开店超3000家 如今在中国市场全面败走

艾格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很早。

作为首批进入中国市场的海外服装品牌,艾格的本土化策略不可谓不成功,采用“本土采购、本土生产和本土销售”的商业模式,更好地贴近了中国市场的需求。

时至今日,谈及对艾格的印象时,还有不少消费者误以为其是“伪洋牌”。

事实上,艾格(Etam)于1916年凭内衣及袜子起家,虽为法国品牌,但创始人是德国人。

1994年,艾格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并于1995年在上海开出了第一家零售实体店。

随后近10年,艾格在中国一路顺风顺水,截至2012年,艾格在中国开出了3460家门店,达到最高峰。

艾格最辉煌的时候是在1999年至2007年,当时其在中国区的业绩能保持两位数的增长,而法国区的盈利能力并不强,中国区的发展弥补了品牌在欧洲的业绩,如今情况却恰恰相反。

但自从2012年起,艾格业绩便开始断崖式下滑。

2012年,艾格集团在中国市场的营业收入由2011年的2540万欧元骤降至150万欧元,公司将原因归结于分销渠道的发展、激烈的市场竞争和缺乏吸引力的产品。

2014年下半年,公司开始在中国陆续闭店。

2016年,艾格中国市场营业亏损达到1940万欧元。

2017年,艾格在中国门店缩减至2442家。

2018年5月,艾格集团彻底舍弃中国业务,与香港一家专业投资机构达成协议,把旗下品牌艾格在中国市场的成衣业务全部出售。

根据界面时尚当时的报道,该交易的牵线人、乔帛国际时尚集团创始人兼CEO周进国将全面负责艾格以后在中国市场的成衣业务。

不过,周进国目前已不再负责艾格的中国成衣业务。

而如今的2020年,艾格在中国几乎消失得无影无踪。“慢”品牌终究没能敌得过“快时尚”浪潮。

有分析人士认为,Etam在激烈竞争中日渐式微的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是公司在华扩张的主要方式为加盟,飞速增长的门店一度被视为增收利器,但过度扩张也带来了隐患。客源分流、库存积压、零售点效益低下、加盟商瓜分利润等问题,伴随零售点的数量增加接踵而至。此外,其早年授权品牌、代理制作的生产模式存在漏洞,也导致后来源源不断的利益纠纷,劳心劳神。

二是其变化速度跟不上整体行业趋势,在太平鸟、欧时力等国产品牌不断发力的同时,Etam仍旧在原地踏步。尤其是在快时尚品牌入华后,其在中国快速扩张的速度也大幅积压了艾格的市场份额。艾格的产品设计远不如优衣库、H&M、ZARA、Forever 21等吸引人且具备高性价比。

为拯救中国市场业绩,艾格曾试图引入内衣门店。

2015年11月,首家艾格内衣店正式开业,但依旧无力拯救品牌颓势。2015年和2016年,艾格集团中国市场的运营亏损达到740万欧元和1940万欧元。

在于中国市场全面败走的同时,2017年8月,艾格母公司Etam Développement(以下简称“艾格集团”)终于正式退市。

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95次 艾格服饰被曝拖欠员工工资

资料显示,周进国于2018年9月分别退出英模特制衣和艾格服饰法定代表人,于2018年11月分别退出董事备案。

在此之后,英模特制衣和艾格服饰就陷入一系列麻烦。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2019-2020年内,英模特制衣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366次,艾格服饰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295次,涉及大量欠款成为老赖。

英模特制衣与艾格服饰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法定代表人吕益逊不得实施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

图片来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图片来源: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

此外,界面时尚梳理发现,从2019年至今,英模特制衣和艾格服饰和有多项拖欠员工工资的记录。

根据浦东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9年8月公布的拖欠农民工工资企业“黑名单”,英模特制衣拖欠本公司35名农民工2019年2月工资,共计11.9万余元。

图片来源:浦东新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

2019年4月15日,海南万宁首创奥特莱斯艾格店铺的6名店员向万宁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出仲裁申请,称2019年2月至4月15日的工资尚未支付。经仲裁委员会确认及裁决,英模特制衣支付6名申请人公共稿子及经济补偿金共计7万余元。

在网站讨论区,亦有多名英模特制衣与艾格服饰员工称公司不发工资,并质疑公司“为什么要放弃员工,不管员工”。

Etam内衣线仍在经营

值得注意的是,艾格集团虽然将成衣业务彻底出售,但其仍在中国经营内衣业务,并有意淡化内衣品牌与“艾格”的关联,与艾格女装进行切割。艾格集团旗下内衣品牌在华公司主体为伊范内衣(上海)有限公司,在各大平台及线上商城的名称均为“Etam”。

11月13日零点,Etam内衣在官方微博表示,“Etam还在”,并表示“成衣线离开,内衣线回归。”

不过,Etam内衣在中国仍没有开设实体店。9月3日,Etam在官网微信公众号表示,实体店仍在筹备中,消费者目前可在品牌天猫旗舰店和微信小程序商城购买商品。

图片来源:Etam微信公众号

网友:“青春结束了”

对于不少80、90后来说,尽管随着时代变迁、各种潮牌层出不穷,但艾格依旧是她们青春时代里印象最深刻的“白月光”。

因此,此番时隔许久后在热搜上突然看到“女装品牌艾格破产”的消息,无疑是晴天霹雳。

有网友回忆说:

“学生时代穿艾格实在是一件倍有面子的事情,很多女大学生以有一件艾格的衣服为荣,但时光荏苒,辉煌不再,跟不上时代的事物终将被淘汰。”

但更多的网友还是感叹:

“自己学生时代的潮牌居然就这么凉了,青春结束了。”

儿时的“大牌” 纷纷沦为时代的眼泪

实际上,在新零售模式和电商冲击下,被拍在岸上的前浪不止艾格一个,当代青年人学生时代的大牌子一个接一个地没落了……

于1993年正式进入大陆市场、曾如龙卷风一般席卷中国的真维斯如今在中国的业务却呈现一片衰败之迹,裁员6000多人、关店1300多家、业绩下滑超65%以上。

图 / 图虫

成立于1998年、有“中国版ZARA”之称的拉夏贝尔,在达成“国内首家A+H两地上市的服装企业”目标后也火速衰败了。在2017年营收104亿元的高光之后,2019年拉夏贝尔关闭了4391家门店,平均每天关闭12家门店,同时背上了高达73亿的负债。和业绩共同遭遇滑铁卢的还有拉夏贝尔的股价,A股上市三年来,公司股价暴跌75%,最新股价仅剩1.86元,走到退市边缘。

图 / 图虫

创建于1990年的一代“鞋王”达芙妮也已彻底退出实体零售。2016年至2019年,公司5年共亏损近40亿港元,门店也从2012年巅峰时期的6881家,暴降至如今的不到300家。更令人唏嘘的是,二级市场上,公司自2012年11.17港元/股的历史高点至今已经跌去97%,市值缩水近200亿港元。

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

在新零售模式和电商冲击下,若老国民品牌不积极寻求战略转型升级、放弃重资产思维,终将在时间的冲击下逐渐被抛下,整个国内服装行业的洗牌或仍将持续。

来 源丨中国基金报(张雪)、腾讯新闻、界面新闻、公开信息等

(原标题:又一服装巨头“破产”!关店超2000家,拖欠员工工资...网友:“满满的青春回忆”)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