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发地一消费扶贫馆欠租倒闭,80多个贫困县遭遇毁约

  • A+
所属分类:体坛快讯

相关阅读:

消费扶贫馆倒闭引骗补质疑:主办方称不要国家钱 却曾致函要扶持

消费扶贫馆倒闭背后:商业模式大溃败 主办方不满房东不减租

华夏时报记者帅可聪 陈锋 北京报道

国家贫困地区特色食品食材精品馆外景。摄/帅可聪

北京新发地一家大型消费扶贫馆——国家贫困地区特色食品食材精品馆(下称精品馆)悄然倒闭,其开业时间仅满一年,实际正常运营仅2个月,全国80多个贫困县遭遇毁约。

据《华夏时报》记者调查,早在筹建期,为了能邀请各贫困县到来,精品馆主办方就给出了三年免租金的承诺,并与县长们白纸黑字签下服务协议。但另一边,却拖欠了精品馆房东数百万元的房租。

在入驻时,相关企业曾被主办方要求缴纳5至10万元的商品质量保证金。12月6日,两位入驻企业相关负责人还分别告诉记者,主办方不仅没能兑现三年免租承诺,他们缴纳的质保金也迟迟没有退还。

实际经营仅两个月

新发地市场是北京最大的果蔬集散地,这是一块上百个市场组成的区域,被誉为“首都的菜篮子”。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新发地市场交易额达1319亿元。2020年6月,新发地市场曾因发生聚集性疫情而受到举国关注。

精品馆所在商厦在地图上叫丰台区京良路5号,也叫新发地联玉农产品交易区,其具体位置在商厦二楼北侧。虽然精品馆对外宣称面积15000平方米,但据《华夏时报》记者走访了解,实际面积约5000平方米。

2019年11月10日,精品馆曾举办过盛大的开幕仪式。那一天,馆内人流如织,政商两届大佬云集,知名艺人穿梭其中。黑龙江饶河黑蜂蜜、山西平顺花椒、河南汝阳红薯……种类繁多的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在这里供人们挑选。

12月6日,空荡荡的精品馆。摄/帅可聪

然而,仅仅一年时间,曾经声势浩大的精品馆已悄然谢幕。12月6日,记者近期第三次走访现场看到,精品馆内绝大多数展销馆已完全清空,仅剩少数几家馆尚未搬离,个别馆内甚至已经迎来了新的主人。

华北地区某县入驻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2020年10月16日,由于主办方拖欠房租,精品馆被清场,房东北京新发地联玉商贸有限公司(下称联玉公司)要求他们限期三天搬离。

另一位入驻企业负责人称,在房东宣布清场时,精品馆尚未从疫情中完全恢复。因精品馆的经营人员来自全国各地,从2020年1月春节前开始,精品馆实际停业了长达8个多月,实际正常运营的时间只有开业最初的2个月。

80多个贫困县遭毁约

《华夏时报》记者多方调查证实,来自全国各贫困地区的80多个县政府,共组织辖内300多家企业在精品馆内开设了49家特色食品食材馆。他们有的是同县多个企业一馆,有的是同省或同市多个县的众多企业一馆,例如宁夏自治区8县一馆、延安市4县一馆。

在筹备建设期间,精品馆主办方中国食品工业协会旗下中国名优食品推广中心(下称名优推广中心),为了邀请到各贫困县政府参与,曾给出免除三年租金的承诺,并与各县政府签署了相关服务协议,县政府再授权指定企业入驻精品馆。

根据《华夏时报》记者获得的一份名优推广中心(甲方)与某县政府(乙方)签署的协议显示,甲方将精品馆一个标准展位提供给乙方用于食品展销,年使用费用20万元,免三年租金、初装费。合同同时约定,甲方在乙方进馆后保证乙方正常使用。

这份合同的末尾有两个印章和两个名字,左边是名优推广中心及其主任白晓泳,右边是华北某贫困县政府及其县长。记者注意到,签署合同时,这家贫困县“摘帽”刚满3个月。然而,说好的免租三年,不到一年便已毁约。

11月中旬,《华夏时报》记者陪同入驻企业负责人走访时,房东联玉公司的负责人表示,该公司是完全按照合同办事,精品馆一年的租金是300多万元,但主办方仅支付了10多万元。他还称,精品馆在筹建期无偿使用了将近半年,主办方不知足,希望能以疫情为由减免租金。

联玉公司负责人表示,如果精品馆入驻企业愿意留下来经营,可以另行签订租赁协议,要么掏钱,要么撤走。

值得注意的是,在入驻时,精品馆内的49家馆还被主办方要求每家缴纳5至10万元的质量保证金。12月6日,有两位入驻企业负责人分别向记者反映称,他们缴纳的质保金迟迟没有退还。

曾被寄予厚望

2020年是脱贫攻坚收官之年。11月23日,随着贵州省最后9个贫困县“摘帽”出列,中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至此已全部脱贫“摘帽”。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深化消费扶贫曾被列入国务院扶贫办2020年的六大重点举措中。

2020年8月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扶贫办社会扶贫司负责人王大洋曾介绍,扶贫产品的消费渠道主要是专区、专馆、专柜,简称为消费扶贫的“三专”,是消费者、爱心人士能够近距离、便捷地接触到的销售形式。

据王大洋介绍,其中消费扶贫专区指的是,通过现有的线上、线下商业渠道设立一种易于辨识的专区来销售扶贫产品。专馆是专门销售扶贫产品。专柜指的是利用现有的智能柜、无人售货机等新型零售方式。

而专馆是专门销售扶贫产品。“比如,贫困地区农副产品网络销售平台,简称‘扶贫832’平台,是一个线上销售专馆,是为各级预算单位采购使用的平台。还有地方性专馆,有线上的、线下的,有江西馆、湖北馆、西藏馆,展示展销于一体的形态。再一个是有意愿、有情怀的企业,他们在自己的场所设立了消费扶贫的专馆来销售扶贫产品。”王大洋说。

位于新发地的精品馆拥有吸纳80多个贫困县入驻的巨大能量,其规模足以媲美全国任何一家消费扶贫专馆,也曾被寄予厚望。在精品馆开幕之前及之后,难以计数的各贫困地区市、县主要领导干部曾来此调研,希望通过这里在北京这座超大型消费城市,为辖内的贫困户们找到一条出路。

入驻精品馆企业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他在精品馆内展销的农产品全部都是采购自家乡的贫困户。他开设的展销馆备受当地政府重视,被视为家乡农产品在北京的一个重要展示窗口,还在当地市政府备案过。

然而,这家精品馆在仓皇中结束了它短暂的生命。《华夏时报》走访调查了解到,遭遇毁约之后,精品馆主办方被入驻企业质疑套取国家补贴。而欠租倒闭背后,联玉公司也并非简单的只是精品馆房东。

精品馆主办方对骗补质疑会有何回应,欠租背后又有何真相?请关注本报消费扶贫馆倒闭调查系列报道之二、三。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