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杂技学校女生训练中颈椎骨折又患抑郁

  • A+
所属分类:国际体育

1月21日,涵涵(化名)在杂技训练中摔伤一年多后,母亲赵钰因为与学校沟通解决无果,以女儿“被故意伤害”向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天华路派出所报案。

2019年6月18日,北京市杂技学校11岁的学生涵涵,在一次没有安全绳保护的校内杂技训练中摔落,导致颈椎骨折,后续引发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

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涵涵

母亲赵钰说,事发一年多,女儿的治疗费已花了近30万,她们家属多次和学校沟通解决问题,但学校“总是回避”,后来女儿因为没办法继续练杂技,被医院确诊为重度抑郁,至今没有上学,她们“没办法只有报警”。

针对此事,北京市杂技学校副校长李奕辉回应红星新闻记者称,涵涵家属反映的情况“有些片面”,学校已经向公安机关和上级管理部门提交了相关材料,而且相关部门也对家属进行了回复,他希望家属“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

“专业标兵”训练摔落致颈椎骨折后又被医院确诊为重度抑郁

北京市杂技学校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建安街。据学校官网显示,北京市杂技学校1998年经市教委批准成立,2000年正式面向全国招生。学校开设有杂技与魔术表演、美术绘画、舞蹈表演、运动训练、戏剧表演、滑稽表演、舞台美术设计制作等专业;2009年被评为北京市重点中等职业学校;2010年被授予全国教育科研先进单位及杂技紧缺人才培训基地。

涵涵小时候上过一段时间的体操学校,因为个子比较高,先天条件不适合练体操,教练推荐她改学武术或杂技。赵钰发现家附近就有一个杂技学校,查过相关背景资料后,她抱着尝试的心态,决定带着女儿去学校看看。

涵涵练习基本功的旧照

“咱们不在外头当那个‘凤尾’,在这儿‘鸡头’。”经过考察,2014年8月,赵钰将刚满7岁的女儿送进北京市杂技学校学习杂技表演。当时,涵涵成为该校入学年龄最小的学生。

赵钰介绍,通过一年多的训练,女儿在学校表现非常出色。从8岁起,涵涵就多次参加演出,去过国家大剧院,也曾出现在学校的招生简章视频中。2016年和2018年,两次获得学校颁发的“专业标兵”荣誉证书。

2018年,10岁的涵涵和多所艺术院校的30多位青少年学生一起组成了京剧、武术、杂技等六个艺术门类的“优秀才艺学生交流团”,赴蒙古和日本的四个城市巡演。在涵涵和其他四位搭档表演的节目中,她需要站在三层叠罗汉的最高一层,表演后翻落地接空竹。

与搭档一同表演杂技的涵涵(最上)

后空翻这个动作,涵涵在台前幕后做过很多遍,只是后来在一次校内训练中,她还是摔伤了。

据赵钰讲述,2019年6月18日下午四点左右,女儿和杂技班的同学们在学校马戏大厅里练习叠罗汉的表演动作,因为出现失误,女儿整个人后仰,头部重重着地,而且落地时,地上的垫子里没有加厚的海绵垫,女儿身上也没有安全绳。

事发后,涵涵被送到医院救治,先后被北京儿童医院和北京大学第三医院诊断为颈椎骨折。

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涵涵

赵钰说,从2019年8月开始,女儿晚上时常出现打鼾以及呼吸暂停的情况。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2020年4月21日出具的诊断证明书显示,涵涵具有颈椎外伤,以及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重度)、低氧血症(重度)。医生建议赵钰给女儿

使用呼吸机。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2020年4月21日出具的诊断证明书

而在这之前,2019年11月21日,涵涵在北京安定医院被诊断为抑郁状态。北京安定医院的病史显示,涵涵曾向医生透露,“学习杂技5年,为自己不能再练杂技感到伤心。学校不负责任,感到什么都没了,近2(个)月喜欢站在楼顶,想死。10天前想离家出走,家人逼自己学习。晚上入睡困难。”

2019年,涵涵在北京安定医院被诊断为抑郁状态

家属向学校索赔240万,学校希望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

赵钰说,事发后她们家属多次和学校沟通解决问题,但学校“总是回避”,无奈之下她只能将事情在网上“曝光”。目前,她的诉求包括:要求学校提供事发经过的监控视频,支付医疗费和精神损失抚慰金,以及当事人和监护人没有工作收入的损失等。

北京市杂技学校相关负责人曾于2020年4月24日支付给赵钰14万元,当时,赵钰给学校的收条是:支付部分医院费。“14万根本不够,目前给女儿治疗花费将近30万元了。”赵钰说,后续的治疗还不知道怎么办。

如今涵涵仍需定期理疗

2020年6月19日,赵钰向校方提供了涵涵相关费用待解决事项清单,想与校方协商。清单中针对八点述求,分别提出了相应的赔偿金额,其中,截至2020年6月中旬的各项费用324100元;后续医疗费(检查费、呼吸机购买、配件费及售后各项服务)613500元;后续康复治疗费663840元;护理费(误工费)36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共计2407138元。

针对此事,2021年1月25日,北京市杂技学校副校长李奕辉回应红星新闻记者称,涵涵家属反映的情况“有些片面”,学校已经向公安机关和上级管理部门提交了相关材料,而且相关部门也对家属进行了回复,他希望家属“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

此外,对于涵涵家属提出的“学校一直不提供监控视频”的情况,李奕辉解释道,家属申请调取监控的时候已经晚了,图像信息已经被覆盖掉了。

涵涵此前拿到的荣誉证书

事实上,2020年12月,“北京市民热线服务中心”也曾对该事件进行调查并向家属回复。该回复称——事发后,学校启动了“学校责任险及附加无过失保险”及“学平险”的理赔程序。同时,学校针对受伤事件成立了工作小组,密切关注孩子伤势发展和恢复情况,多次委派专人去看望孩子,除了带去慰问金,还带去了老师和同学的问候和关怀。

学校老师主动提出为孩子无偿补课且为其进行了心理疏导。为保障孩子的后续治疗、缓解家庭经济压力,杂技系主动为其筹措了人民币14万元整并交给家长。学校还积极为该学生争取到了中国杂技团的入职考试资格。学校积极采取措施推进解决,但因目前未对学生进行伤残鉴定,为维护双方合法权益,建议学生家长通过诉讼途径解决,以求公平、公正、合理、合法。

2021年1月21日,因与学校沟通无果,赵钰以女儿“被故意伤害”向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天华路派出所报案。目前,案件已经被受理。

此前去日本演出时,涵涵与小伙伴们的合影

赵钰介绍,自己在网上曝光女儿受伤事件后,孩子同在北京市杂技学校就读的一位家长曾找过她。对方告诉她,自己的小孩在杂技训练中,胳膊脱臼后还没有完全恢复又开始训练,后来伤情复发导致骨折。“3年多的杂技训练多次受伤,身体和心理都受到了伤害。”对方表示愿意和她一起维权、打官司。

如今事发一年多了,赵钰尝试让女儿回普通学校上课,还给其报了辅导班弥补多年落下的学业,但是“女儿因为常年训练和演出落下的文化知识太多,她失去了学习的兴趣和信心”。无奈之下,赵钰只能给女儿找家附近的表演班,让她融入集体,缓解精神创伤。

(原标题:11岁女孩杂技训练时颈椎骨折,后又患重度抑郁 家属向学校索赔240万》)

(责任编辑:王锦忱_NBJS12745)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